欢迎来到中国特产品牌网,我们致力于为大家提供最新的 中国特产品品牌消息!
当前位置: 主页 > 特产文化 > > > 正文页

院落的情感与记忆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赵述锦 | 发布时间:2011-10-20 00:00

“中国建筑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院落的文化。对于中国人来说,院落不仅是一个物理的空间,而且是家的核心。有院落的地方,就有我们最真实纯朴的情感与记忆。巷、道、瓦、檐、廊等这些元素,形成传统院落独具特色的形式美感,形成了我们独特的院落空间氛围。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了特有的生活方式、人文情怀,这决定了我们对自己栖身的建筑有着自己独特的文明特征,院落将这一特征表达得淋漓尽致。”

 

  对于中国院落,何亚雄有太多东西想说。这些年来,通过自己设计的一个个作品,他让全世界认识到了自己对于中式院落的热爱以及独到理解,成都清华坊、广州清华坊都是闻名全国的经典之作。如今何亚雄已经移民加拿大,但是他每年至少有一半的时间行走在中国大地上,考察各地的民俗风情和建筑文化。

 

  如今,何亚雄的最新作品又要问世了,位于成都金堂中河边的中国会馆被何亚雄认为是自己“很难超越的作品”。在这里,他想把过去的四合院用一种更现代的方式表现出来,建造西南最大的四合院建筑群落。在此之前,广州清华坊、北京优山美地、青城山上善栖.....这一座座饱含着中国精神的院落式建筑在全国各地声名远播。

 

  何亚雄简介

 

  上世纪60年代生人,建筑设计师,对于中式庭院建筑有着独特理解。代表作有成都、广州、中山清华坊别墅系列、成都上善栖、成都蜀郡、成都中国会馆、北京优山美地等中式别墅项目。

 

  十年来,何亚雄一直在中式建筑的道路上探索。与纯粹的公建设计师不同,他的作品需要客户、业界与市场的共同检验,所以何亚雄需要保持着对于市场的精准判断,力求在建筑艺术和商业上的无缝对接,这是何亚雄多年来不断探索的方向。2004年,广州清华坊被《新周刊》评为年度建筑。

 

  批判: 建筑普遍西化,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

 

  和何亚雄的谈话从大规模西式建筑进入成都开始。如今成都的别墅,多是异域风情,曾经引以为豪的中式建筑早就不见踪影。对于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建筑风格的普遍西化,何亚雄认为这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他不反对将西方建筑风格融入中国,事实上中国建筑的发展历史从来都是一个兼收并蓄的过程,是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的互相兼容的历史。

 

  何亚雄谈到了民国时期的一些建筑,他说:当时一批海归建筑师,在国外受的教育,具有当时世界先进的设计理念和手法,但他们的作品仍然在传承我们自己的文脉,这些建筑保留至今,仍然充满生命力。

 

  何亚雄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过分重视建筑的实用性和功能性,这也造就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大批“火柴盒”的诞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对精神层面的需求日益增强。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建筑学术界开始提出,我们能否将民族性的建筑文化传承下来。这在当时是一个影响很广的课题,但很少有人去实践。因为建筑材料、工艺手法与过去完全不同了,当代人的审美观也发生了改变。

 

  为了形式上契合中式这个主题,一些城市尝试在楼顶统一加盖绿色琉璃瓦等做法,希望传承本民族的审美文化。何亚雄尖锐地批评说,这样的做法就犹如在西服领带之上戴了一顶瓜皮帽,这是对中国建筑的表浅理解,形似而神非。

 

  如今,西式建筑已经是成都乃至全国各个城市楼市的主流。何亚雄认为,西方的建筑是在不断的进化过程中丰富起来的,中国的建筑也应该有一个进化的历程,中国目前的问题是对传统的东西丢得太多,作为一个有民族责任感的企业家,有义务把中国的传统重拾起来。

 

  反思: 成都清华坊,其实有点“做作”

 

  何亚雄说,中国人尤其是60后以前这代人,都有一种院落情结和街坊情结。以前的老街坊,尺度都不宽,在规划上没有必要去营造太多的景观节点来影响建筑的整体观感,而且有可能会破坏原有街道的空间尺度感,适得其反。相比而言,更对空间尺度的考量更仔细,什么样的宽度,人们的感受最舒适,这些方面是关注的重点。

 

  事实上,十多年来何亚雄一直在寻找中国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的契合点。谈到闻名全国的清华坊,也是他当初的成名之作,他用“做作”两个字来点评:“因为当时更多使用的是‘加法’,即在原来的结构上用装饰的手法加上了一些表现民族特征的符号。说实话,在当时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用现代的工艺和材料怎么样去传承我们民族的文化。我们那时的手法只是一个尝试。但在十年前,人们会觉得它很不错,在当时来讲,算是具有开创性的。但现在来看,第一座清华坊实际上还停留在对中国传统建筑的模仿阶段。”

 

  后来在主持设计广州清华坊时,何亚雄对于成都清华坊的反思开始体现,他吸取了成都清华坊的一些经验教训,整个建筑看上去就没有那么“做作”。他说,此时自己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作品,设计之前,心中就有一张比较完整的图纸。2004年《新周刊》将广州清华坊评为年度建筑,就是因为它看上去很朴实。

 

  探索: 去繁就简,才是中国建筑的精神

 

  何亚雄这样评价自己近十年的建筑设计历程:“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在努力探索怎么样将新东方主义的建筑风格,从‘做作’转变为自然。让这些建筑在风格上浑然天成,而不是通过外在元素的叠加来实现。所谓的自然,就是将东方传统文化与现代思维结合得更贴切,更舒适。这个过程从刚开始的‘由简入繁’到后来的‘去繁就简’,我们的作品就与中国传统建筑的精神更接近了。”

 

  而对于自己的最新作品,何亚雄说,中国会馆的立意就是“河边上的院子”,因为风光如画的中河环绕整个地块。最初的想法是能不能把过去的四合院用一种更现代的方式表现出来。比如老四合院中堂屋的位置仍然是我们的会客厅,在空间感受和空间序列上,都基本上遵循过去的传统。

 

  何亚雄说,中国的院落实际上是非常重视实用性和舒适性的,对采光、节能、保暖、通风、起居都有非常人性化的考虑。无论是北方的四合院,还是苏州园林,无论是徽派建筑还是川西民居,在建筑构架和空间尺度的把握上,都与地域气候、日照、地质、地貌、景观有着完美的结合。

 

  中国会馆以中河河湾为带将整个项目自然围合,形成一个开阖有度的天然大院落的空间序列。园区规划以经典的中式建筑横平竖直的街区排列方式,283席私家院落由河道穿插分隔,引入中河河水迂回于门前院后,形成户户亲水的活水景观体系。在大小不一的二进三进、一层或一层半的院落,在含蓄内敛的重重院落深处,整个园区布局规划藏风聚气,隐含着东方的处世哲学,契合东方哲学精神中“天圆地方”的世界观。“中国会馆将是我个人很难超越的作品”,何亚雄难掩得意。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和建立镜像。
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对其内容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特色之窗 技术支持:新钥匙建站  冀ICP备11000011号-2 电话:010-57178298 / 0311-80709800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圆明园西路2号 邮编:100193